掌上明珠红酱^第14章^ 最新更新:2019-03-04 11:4

  • A+
所属分类:儿童桌椅
关于我们联系方式联系客服读者导航作者导航招纳贤才权利声明广告服务友情链接常见问题诊断工具 重要声明: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严格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
掌上明珠红酱^第14章^ 最新更新:2019-03-04 11:4

掌上明珠红酱^第14章^ 最新更新:2019-03-04 11:4

  

掌上明珠红酱^第14章^ 最新更新:2019-03-04 11:4

掌上明珠红酱^第14章^ 最新更新:2019-03-04 11:4

掌上明珠红酱^第14章^ 最新更新:2019-03-04 11:4

  关于我们联系方式联系客服读者导航作者导航招纳贤才权利声明广告服务友情链接常见问题诊断工具 重要声明: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严格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暴力小说,一经发现,立即删除违规作品,严重者将同时封掉作者账号。 明珠估计已经快到清凉寺了,车外已经没有人声了,有的只是轻微的风声,明珠掀开车帘,感受微风拂过脸颊,温柔舒适。 本站全部作品(包括小说和书评)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 本网站仅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储存平台。本站所收录作品、互动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第三方行为 这日风和日丽,天朗气清,倒是个踏青的好日子,明珠斜躺在轿中的小榻上,手里拿着一个话本子,封面俨然是“风流少爷俏丫鬟”的字样,看的小青嘴角直抽,再看一眼自家小姐恬淡温雅的笑容,就觉背后汗毛直立,心想自家小姐这才刚好几个月,不会是有什么特别的爱好吧? 不过黑衣人也不是好对付的,他们好像明白了明珠的意图,开口道:金小姐也不用白费力气,我们兄弟都是有道义的人,拿人钱财□□,我们此次的目标是你,金大小姐,就不用白费力气了。说完开始招招狠辣,直取人姓名。 ,最好的方法不就是看看话本吗。明珠一本正经额胡说八道,明明是自己想看,说的冠冕堂皇,不过自家蠢萌小丫鬟偏偏信了她的邪。 小青听吧,脸上一红,支吾道:小姐,女婢不是这个,就是...就是觉得老是看这些话本子不大好。 恰在此时,气氛突变,空气中紧张因子不断漂浮,突然唰的一声,周围出现很多蒙面人,悄无声息的围住了马车,明珠看了一下双方情况,敌众我寡,近来城中治安一向良好,没听过有什么抢劫土匪的,要是劫匪还好一点,长春彩钢板价值哪家低廉。就怕是谋财害命。 “既然知道,那你们此行是为何,金银珠宝好商量”明珠借机跟黑衣人们说话,一方面最好套出些有用信息,另一方面是拖延时间,眼看自家侍卫逐渐吃力,落入下风,明珠也是暗暗着急,更加急迫的想要拖延时间,最好是扰乱对方心声。 可此时黑衣人们已经闭口不答,好像是不想浪费时间,又发起一轮猛烈的攻势,十人侍卫已去除五个,逐渐向马车上靠拢,此时一个侍卫忽然放出一个□□,跳上马车说到:小姐此时已快到清凉寺,您在马车上坐好,去寺内躲避。说完长刀一下子刺入马肚,之间那马长鸣一声,忽然疯狂奔跑,黑衣人自然全力追赶,剩下的五个侍卫,排成一排,全面阻挡黑衣人的步伐,从而给明珠换来一线生机。 说话期间,外面已经打做一团,竟然连周旋的时机也没有,顿时明白,对方是早有预谋,就是不知这些亡命之徒的目的是金家还是城中人。 明珠抬眼看了会这个小丫头,看小青额目光总停留在手中的话本子上,莫名有种恶狠狠的感觉,只觉好笑,道:好姑娘,放心吧,你家小姐是不会把你送给哪家的风流少爷的。 小青哪是明珠的对手,三言两语就被忽悠过去,并且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总是尽心尽力的帮明珠找更多有趣的话本子,害怕自家小姐不开心,也想让明珠更快的了解适应现在的世界。 这群黑衣人,看见明珠出来,眼神一亮:当然知道,现在谁不知道金陵城金小姐的名字。 想着想着就心里一咯噔,不行,绝不能让小姐走上歧途,“小姐,总是看这些话本子眼睛累,不如休息一会儿?” 明珠一看自家丫鬟被调戏的脸跟个红苹果一样,也不再取笑。说到:好啦,我知你是为我好,不过我这才刚清醒几个月,很多事不记得,总得寻些话本子解解闷,顺便了解一下现在这个世道嘛 明珠面色一变:听从我的命令!只有这样才有一线生机,现在你就趁机跑,不可逗留! 与本站立场无关。网站页面版权为晋江文学城所有,任何单位,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复制、分发,以及用作商业用途。 明珠的心微微揪着,身边只有十个侍卫,此时小青已经吓坏了,还是故作镇定的对明珠说:小姐,别怕,我保护你。明珠看着她瘦弱的身板、紧张的面容,安抚道:小青没事的,记住待会要是情况混乱,你我不小心分开的话,你一定要往城中跑,搬救兵知道吗? 马车内的时光一片静好,明珠时不时的逗逗自家小丫鬟,然后看看手里的话本子,微风轻微的吹起马车上的小帘子,阳光照耀在明珠的脸上,美轮美奂。 明珠看着接连倒下两个侍卫,内心急忙想着对策,面上云淡风轻:哦,不知是哪位想取我性命? 明珠为了给小青逃生的机会,主动从马车上走出去,说道:你们究竟是何人,可知我们是谁?